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三章 归鸿落平阳,千金随吾谢西王

作品:随纪|作者:墨兰枯叶|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1-05-04 19:54:33|下载:随纪TXT下载
  随纪天第二十三章归鸿落平阳,千金随吾谢西王嗯,这个是有点奇怪啊,我一个北堂家的人为什么会跟着西门家的大小姐来西门关呢?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于是我看了一眼白骨精绷出一个笑容问道: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嗯嗯嗯,是因为.......”白骨精知道我把问题抛给了她于是也转过头有来看着我,好像在用眼神埋怨我把皮球踢给了她。

  “我说不出口啊,还是你来吧。”

  “哈哈哈,表妹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我说完之后立刻对着白骨精的叔叔开始一本正经的编瞎话:

  “是这样的,我本是在江汉一带采购药材。后听说表妹一人前来参加会议,怕她不安全于是就送她回来了。西门老爷你肯定也知道,表妹她呢武功又差还爱逞强,明明可以偷偷跑掉的时候非要硬着头皮上,所以我们都不放心她于是就跟着了。”

  “是这样啊,北堂公子你还真是了解这孩子啊,这一路有劳你照顾了,那既然都到这里了,那......”

  “哦,叔叔,那个表哥呢我还要去找族长奶奶,奶奶说不定有话要让他带回去。”雨宫赶紧为我解释道,因为如果就这样空手而归的话我想了解我身份的目的也就无法达成了。

  “哦,是吗?也倒是,让北堂家的人带话回去肯定更好。”雨宫的叔叔说完之后便伸出手请我入座,我也赶紧礼让了一下在确定雨宫的叔叔坐上主席之后才坐下去。

  “在下西门熬,现为荷露木城的城主,按年龄来说应该是你的叔伯辈,不过虽为长辈但是北堂贤侄协助我们家雨宫平安返回的事情还真的不得不谢向你道谢啊。”白骨精的叔叔说着就端起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我也便举起酒杯奉陪了一杯。

  “在下还要多谢西门伯父招待在下于贵府暂住一晚呢。”

  “唉,招待远方的客人这是应该的,从这里到金凤宫不过百余里路程,明天早晨待贤侄你睡醒我们再乘车前往,午至我们便能到金凤宫了。”

  “叔叔,明天我和表哥骑马过去就行了,还准备什么车啊?”

  “唉,雨宫你与贤侄一路上风尘仆仆舟车劳顿也是时候要开始休息一下了,客房已经准备好了,贤侄在筵席过后便可找家中的丫鬟带你前去休息。”

  “那真是有劳伯父了。”

  晚餐之后我便早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内,你被说这一顿真的是这旅途中我吃过最好的一餐了。王公贵族确实不一样,就连这房子都要比路上客栈的雅间大上三四倍不止。客房里面的摆件家具也一应俱全一样不少,我在沐浴更衣之后看着行李中中携带者的《逍遥剑谱》心中便再想起了徐掌门的血仇。于是点亮了两盏灯笼,开始翻阅起来这剑谱......

  过了一阵,我听见一阵期敲门声,没等我应声那边门就已经打开了。不用想,能这么做的除了白骨精估计这个府中应该没有第二人了。

  “你来做什么?”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偷家里的东西?”

  “切,你要是没话开头呢,就简简单单地说‘我就是来看看’你的就行,不用张嘴就漏出你的毒牙。”此时我瞟了白骨精一眼还是起身给她拿来了凳子。

  白骨精打量了一下我桌子上的剑谱,有些诧异:“你在看剑谱?”

  “这一路上有空就翻翻,第一遍都快看完了,我感觉对我的武艺的提升还是十分明显。”

  “没想到你这么认真啊,我认识的北堂家看不起天下所有的武功呢,虽然说你也不是......”

  “我又与那些人不一样,故步自封只学一家武功是报不了徐掌门仇的。我现在十分清楚我与这些天下的绝顶高手差距,徐掌门的武功在我之上即使受重伤了亦是如此,可是我与徐掌门联手都敌不过黑将军,更别提那个冥鹤翁了。”

  “你就不怕练了这个武功止后废了你本来的心法,搞得自己内力大乱?”

  “瞻前顾后的还练什么武啊!”我回复完之后偷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真的会这样吗?”

  “你自己没感觉吗?”雨宫仿佛露出了她标志性的坏笑问道。“再怎么的应该也会有不适的感觉吧?你难道就不会觉得自己丹田有乱流涌动吗?”

  听到这里我便试探性地开始运气,发现并没有像雨宫说的那样有真气在我丹田乱窜控制不住。于是我静下来,把气散开淡定地对她摇了摇头。

  “傻精,你还真信?这明显是一本外功跟心法有什么关系?”

  “我外功回想起来的不多,所以我感觉剑法对我的提升很大吧。”

  “这样啊,不过话说你还记得你们天阳功的心法吗?”

  “你说的什么我都不知道,不过我记得我再给徐掌门疗伤的时候你就说了这个功,我应该是会的吧?”

  “你是依靠这自己的本能来回忆自己的武功,这样速率慢而且上限不高,可能远达不到你有记忆前的状态。更何况内功心法可不是你在打斗时靠着本能就能想起来的,你可能空有一身武功却发挥不出来。”

  “那也就是说我还有许多的潜力没有发挥出来?”

  “应该是的,北堂家的武功深不可测这是族长奶奶告诉我的,她那么厉害的人都承认北堂家的武功天下第一,你就知道了。”

  “话说你总提族长奶奶我还有点小纳闷,你们家族长是女的?”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奇怪,不是一般来说族长都是由男人担任的吗?”

  “在西门关可没有什么男尊女卑之说,其实甚至有些相反。我们西门家几乎世代都是女性担任族长,你也知道西门女不会嫁给其余三家,成亲也多半是招上门女婿,而且西门家的咒术也一般是女性更好掌握。所以对西门家来说,男子地位不低但女子地位更高。”

  “原来是这个样子?那若是其余王族三家想当西门的上门女婿呢?”

  “这我还真不知道,王族的人一个个全都心高气傲的顾及没有人会愿意做上门女婿吧?”

  “说得到也是,不过就凭借你的美色随便找一个盖世豪侠或是商贾大亨再或是达官贵人什么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这个你又担心什么?”

  “无聊,这事不是你改关心的,早些睡吧明早就要去见族长奶奶了。”雨宫说完便打算离开。

  “白骨精,你今日怎么愿意和我说这么多话啊?往日三天加起来你都说不了这么多话,难道是因为回家了心情好吗?”此时我看了一眼白骨精的眼睛,她似乎有意避开的眼神,这一刻我大概猜到了她想说什么便抢先说了出来。

  “你怕你的族长奶奶最后为了大局还是要除掉我。”

  “毕竟你知道了那么多事情,我怕......”

  “所以说你这是来提前与我道别了?”

  “就算是吧。”雨宫听到这里之后面色沉重了下来,同时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过你救我多次,无论如何我会全力保你周全。”。

  “多谢了,明天见。”

  到了第二天早晨,我刚一起床走出房子就看见白骨精的婶婶已经叫人备好了一桌早餐,此时我看见她叫侍从从厨房中拿出了一个大的木质水盆,在里面还有一个小一号铁质水盆。那里面乘满了深红色的液体,宛如鲜血一般。

  “伯母,一大早起来就喝葡萄酒不好吧?”

  “没有,你看我就知道准备上是对的,这是我们这里的酸梅汤。昨夜我吩咐后厨熬好的,北堂公子你尝尝?”白骨精的婶婶说着便吩咐下人为我撑了一碗,我接过喝过之后便感觉到一股深入心肺的清凉感。酸酸甜甜的,果脯的清香与甘甜化为汁水流进喉咙之中,这几天的疲惫也好像一消而散了。

  “真好喝,请问这是怎么做的?”

  “这个啊,使用杨梅还有乌梅干加上冰糖与枇杷在锅中熬制而成的,等熬好之后就盛入铁盆之中然后放到冰块中冰镇。今早起来刚刚好达到冰冰凉凉清清爽爽的口感。”

  “真是不错,生津止渴消暑清热,原来喝的舒服不光是因为口味好口感爽,还因为这调制的原料的药用价值在这大漠之中正好调节,厉害,真是厉害。”就是这东西本就是寒性草本熬出来的又加了冰块,透心凉的不行,我一口下去凉气从喉咙直冲丹田所以一口没有饮尽。

  “这饮料也是族长奶奶告诉我们的。”白骨精从房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口中嘟囔道。

  “她可爱喝这东西了,每次吃饭都要有一碗伴着如果没有她吃什么都索然无味。”

  白骨精一边说着一边从房内走了出来,伸出手接过仆人为她盛好的一碗一饮而尽,颇有英豪壮士痛饮的感觉,此时她看了一眼我手中剩下的小半碗汤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擦了擦嘴边。

  好吧,又被她瞧不起了,我看着这个女人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说了这么多感觉你十分了解的族长大人的样子。”

  “那可不,雨宫就住在金凤宫。”旁边白骨精的婶婶连忙为我解释道。

  “怪不得......”

  “雨宫小小年纪就被姑姑委以重任,这次王族四家的秘密会议就是雨宫独自前往的,可见姑姑对她的信任。如果没什么大的变动,姑姑百年之后应该就是雨宫接班了吧?”此时西门熬也大笑着走了出来。

  “叔叔,族长奶奶身体还好着呢,说这种事为时尚早了!”

  “那倒也是,那倒也是。”西门熬又再次既豪爽又尴尬地笑了起来。

  “行了,老爷你们赶紧多吃点马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叔叔,我们自己去就行了您就别送了。”白骨精听到她婶婶的话后赶忙阻止道。

  “唉,那怎么行?必须要的,必须要的!”

  毕竟是王族西门家啊,一出手就是豪气门外三辆马车备得整整齐齐的并在一排,一人一辆绝不吝啬!不过也多亏了西门熬如此准备,在车上的两个时辰我可以安安静静的研究逍遥剑法。这一路上我快把这剑谱看完了,之前一知半解的招式也了解其中的奥义精髓。不过现在离得这么远我开始有些担心若彤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帮中的事情忙忘了没有。唉,明明还是个孩子却要承受那么多东西......

  等到马车停下我才知道两个时辰已经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看来是到了吗?我打开了马车的门,一束狠毒的阳光射了进来刺的我睁不开眼,原来大漠的中午阳光这么毒辣。等回过神我才体会到了如此的缘由,在我眼前的不光是太阳散发出的纯阳还有金碧生辉的宫殿外层的鎏金反射而来的金光,两股光芒加在一起怪不得我睁不开眼呢。

  “雨宫姐姐你回来了!”一个女性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顺着方向转过去看见了一个穿着极具民族风格的女孩正在接白骨精下车,在我转头的同时她也看向了我这边。紧接着她就冲了过来挽起了我的胳膊。

  “哇,姐姐这个气宇不凡的公子是谁,你抓回来的姐夫吗?”

  “不是。”雨宫淡淡地回答道。

  “居然不是,那这个小哥哥你让给我好吗,雨宫姐姐?”

  “我说庐霜啊,这个恐怕不行.....”

  “为什么啊,你不是说他不是你的男人吗,怎么你想反悔吗?”

  白骨精看着我叹了口气说道:“首先,他有未婚妻了,其次,他是北堂家的人。”

  “啊?这么可惜啊!”那个庐霜十分失望地说着又转向了我娇滴滴地说道:“这位的哥哥哎,你为什么会是北堂家的人呢?哎,我叫庐霜,你可以叫我霜儿。”

  “庐霜姑娘,你这么热情.......不太好吧?”

  “大哥哥我一看你就发现你气宇不凡,骨骼惊奇肯定不是一般人,热情一点没关系的!”

  “行了,庐霜别再缠着我表哥了,我要带他去见王上,我们有要事禀报。”雨宫突然严肃起来的语气帮我解了围,霜庐的手也从我的胳膊上拿了下来。

  “好,族长奶奶就在里面,雨宫姐你现在就可以带大哥哥进去。差点都忘了你的母亲是北堂家的人,这是你的表哥啊?”

  趁她说话期间,我赶紧小跑两步追上了前面的雨宫,总感觉跟着白骨精比跟着这个小姑娘还是要安全一点。雨宫看我跟了上来也便开始往那个金碧辉煌的宫殿走去。跟在雨宫旁边我左右看着周围大柱上面雕刻着的雕像,然后嘴中顺便问道:

  “喂,你说如果你的族长奶奶不信我说的话怎么办?”

  “你不是不怕吗?”

  “我就想知道如果发展成那样的话我的死法是什么样的。”

  “她会说你妖言惑众,砍掉你的手脚挖掉你的眼睛把你拖下去埋了!”

  “不是吧,你说过会保我没事的!”

  此时白骨精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对我说道:“傻精,你怕什么嘛,你身怀绝世武功见事情不妙,你就挟持我跑路不就完了?”

  “想不到你这么义气?然后呢,我们该怎么离开?”

  “哎呦,根本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昨天我想了一夜,基本上可以确定你不会出事的。”

  “啊,你怎么这么肯定。”

  “你的神龟术不是假的,只要你会神龟术又精通医药就不可能不是北堂家的人,到时候奶奶是不会杀你的。”

  “真的是这样吗?”我还心存疑虑的时候一抬头发现已经到到了金凤宫的正中央,三四层楼那么高的吊顶足见西门家的豪气。大殿的正中央便是一个由二三十节阶梯直连的王座,上面坐着一个头带金配冠身着红丝绒的女人,那就是西门关的王?雨宫的奶奶?可是等我走近一看才发现,那女人皮肤紧致看不见丝丝皱纹,肤色如同刚刚成熟的丁香配上两点淡粉红色的花蕊,体态婀娜一只玉手拖着自己的下颊,点缀在洁白如玉盘的面上的小小红唇微微张开,好像是看见了雨宫回来十分高兴的样子。这哪有一个老妪的样子,说是雨宫的母亲都过分,这长相分明就是一个二十多不至三十花容正盛的少妇,怎么会是西门关的王呢?

  “小雨,你回来了,一路上辛苦你了。”

  “启禀王上,孙儿一路上是遇到了一些意外不过并无大碍,安全回来了。”

  “你无事就好,十多日未见你的书信,东方家已经飞鸽前来与我们核对对策,本宫以为......”

  “王上,孙儿这次回来就是要通报王上此事,东方家是叛徒!他们已经成为朝廷的鹰犬,孙儿这一路上多次遭遇袭击也都是东方迪暗中搞鬼!”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王上虽感到以外却没有表现出吃惊的样子,依旧面不改色的这版问道。

  “这要从孙儿遇上这个人说起。”

  “这个人?刚才听人禀报,不是说这人是你的表哥吗?”

  “不,其实孙儿并不是认识这个人,当时我们四家的代表开完会之后,他藏在孙儿的柜子中被我发现。”

  “那你当时居然没有杀掉他,反而带了回来究竟是什么原因。”

  “当孙儿抓住他之后,他交代说自己失去了记忆,看他眼神真诚行为愚笨不像是说谎,就在这时我们遭遇了敌人的刺杀,是这个救了我。孙儿便打算饶他一命,带回西门关来。在路上,我们遇到了投靠了朝廷的鬼雄帮二把手宗靖虎的袭击,这时他用了正统的北堂家的武功神龟术救了我,后来又遇到了一些事情他还使用出了天阳功救人,还有医术上的展露都可以确定他就是北堂本家人。”

  “你小时在北堂山长大,看他年龄与你相仿;按理说,小雨你应该认识他才对,可是你都不认识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孙儿也不知,不过路上的种种事情表明,他这人虽然愚昧还冒傻气但是种种表现说明,他这人没有坏心。就在他与孙儿分别的途中遇见了东方家的代表出现在了江汉,而且他所见的人就是我们西门家的大仇人——黑煞军!”

  “是他们!东方迪怎么会和那些人勾搭上?小子,你确定你看见了?”

  突然被问,我有些慌张急忙回答道:“对,是的!就在茶馆中,我确定是东方迪和黑煞军的人见面了,在之后黑煞军中的小头目也提到了‘东方家’的小子不会错的。”

  “你的话在我这可信度不高,你自己也应该知道吧?”

  “王上,这人虽然看似身份成谜但他没有骗我们的理由啊!”

  没想到白骨精居然真的紧张了替我求起情来,我一时没忍住笑了起来。这时王座上的女王注意到了我这边于是便问道:“你笑什么,难道你就不害怕吗?”

  “哼,王上最开始听到雨宫的消息没有些许惊讶的样子,最开始我以为王上是处事不惊或是情不外露,可是当你听到黑煞军的时候表现得如此激动,我便知道王上并不是处事不惊而是早有准备。而且您接着那句问题更说明了,你知道东方家有鬼,但是不知道黑煞军也已经成了朝廷的走狗。”

  我说完之后,王座上的美人露出了微笑也把手放下抬起了头。“好好好,没想到你这小子居然如此懂得察言观色,分析问题。可是你知道吗,你表现的这么聪明你说出的话可信度会变得更低的。”

  “即使再低也有分量,王上不早就对东方家心存怀疑了吗?王上你心中早就怀疑:怎么会有安排如此牺牲自己成全其余三家的计策,不是吗?”

  “没错,王族四家之中各家一向互相算计,貌合神离,能结成同盟也是因怕唇亡齿寒而已,我是不会相信有一家那么好心的。”

  雨宫见状立刻单膝下跪说道:“王上,您能相信就好。”

  “这个人说的话本宫不信,你本宫还不信吗?不过,小子你跟着雨宫回来也不应该是单纯的好心送她回来吧?”

  “是,就如同西门姑娘所言,在下此次前来是为了寻求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