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七十六章 练出来就给你做亲军

作品:定河山|作者:风雪云中路|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5-04 19:54:20|下载:定河山TXT下载
  当今这位皇帝,是那种一旦下了决心之后,便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他若是想要做什么,或是认定什么,根本就不会给臣子反驳的机会,除非你将官帽子交出来。可这个官帽子,都是自己打拼几十年,踩下无数同僚才换来的。就这么轻易的交出去,谁又会真那么做?

  一边是英王极其无理的要求,一边是皇帝二十余年为君养成的习惯。英王如今的确大权在握,也受皇帝的宠信。可不管怎么说,他如今还不是皇帝吗?哪怕英王示意再明显,可自己也只能站在皇帝那一边。而且除了皇帝还是一国之君之外,还有一点对这二位很重要。

  那就是自己尽可能调换,能做到什么程度是什么程度,反正也不是自己带着那群纨绔上战场。自己的子弟都是学文的,御林八军之中除了兵部尚书,有一个远房侄子之外,也没有自己子弟。俗话说死道友、不死贫道,你英王带着这群家伙上战场,打成什么样是你自己事。

  要调这群纨绔上战场的,是你的亲爹当朝的皇帝。这群纨绔到了战场上再不争气,甚至拖累了平叛的后腿,始作俑者是你的亲爹,与自己这两个做臣子的无关。虽说无论是皇帝的要求,还是英王的要求都很过分。可两权相害取其轻,眼下皇帝还是得罪不起的。

  站到皇帝那边,英王最多日后给自己苦头吃。可若是站在英王这边,拒绝了皇帝调御林八军的要求,那真的是要丢官帽子的。至于英王这里,尽可能的办差吧。虽说实在难了一些,可也只能办到什么地步,就算是什么地步吧。所以,这三个人最终选择,还是让黄琼失望了。

  在三人走后,皇帝放下手中一直用来装模作样的书,站起身来走到书房门外。没有看向一脸委屈的黄琼,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正忙碌着布置后日大婚的太监、宫女、仆人。沉默良久后才道:“常言道这世上无无用之兵,只有无为之将。兵能不能练出来,看的是将而不是兵。”

  “当年桂林郡王,能将一群兵无斗志的溃军,打造成百战精锐,横扫陈州十余万前唐精锐。朕给你的这些御林军,怎么说也比当年那些溃军强吧。朕决定,从御林军抽调出来这五千军马,今后就是你的亲军。至于朕给你的这些亲军,究竟能不能练出来,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很明显,黄琼那几个要求的用意,不仅三个重臣听出来了,皇帝也一样听出来了。而且在看到一边捂着嘴偷笑的永王后,黄琼明白自己话中的这点意思,搞了半天好像除了脸色满脸嫉色之外,其余一脸茫然的宋王之外,在场的其余诸人都听出来。

  连永王都能听出来自己话中的意思,以老爷子的帝王心术,又如何听不出来?老爷子虽说没有直接挑明,但话里有话的这番话,让黄琼脸上多少有些尴尬。只是老爷子后面的话,让无论是黄琼,还是在一边的永王、宋王,脸色都微微有些一变。

  黄琼脸色微变,是他没有搞明白老爷子如此做的真正意思。这三千骑兵练出来,就拨给自己做亲军。这可是御林八军的人马,老爷子难道这是要提前传位?以老爷子对权利的控制欲,这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可老爷子这个做法的真实意图是什么,黄琼一时摸不到头脑?

  要知道,太子的侍卫加上亲军,也不过才三百人。即便有外出增加护卫的话,也需要请旨,由殿前司从御林八军选派。而即便是守备皇宫的御林军,人数也不过一千五百人。老爷子要给自己拨三千骑兵做亲军,还是自己带过的军马,老爷子就不怕自己起点什么心思吗?

  一时没有搞清楚老爷子,此举真实意图是什么的黄琼在心里,胡乱猜测老爷子此举的真实意图。而永王则是想起了什么,对着黄琼微微的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什么。至于宋王,则是一脸的嫉妒外加不甘。三千亲军,自大齐朝开国以来,又有那位亲王,包括太子在内有的。

  便是当年太宗皇帝,在身为太子在外督师的太宗皇帝,身边连侍卫加上前军,也只有一千军马。三千亲军,恐怕自己这位九哥,从陇右凯旋那一日,老爷子搞不好就会提前传位。这又如何让一心想要争夺储君之位的宋王,在心中快要嫉妒得几乎快要发疯?

  对于身后三个儿子的脸色变化,其实心中明镜一样的老爷子,权当做不知道一样。看着院子内忙碌的下人,又是沉默了好大一会才道:“待你大婚之后,就搬到朕给你准备的宫中去吧。既然有人一直惦记着你的这座英王府,就还给他便是了,朕耳根子也好清静一些。”

  话音落下,老爷子突然转过身来,制止了想要说些什么的黄琼。眼光却是落到了黄琼书房之内,他出宫时自己赏赐那座柳公权的屏风上。随即又看了一眼宋王后,说出了一番三个儿子,都有些意想不到的话:“离朕近一些,你出征在外,朕也才好照顾你的家眷。”

  “那边朕都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太医女官都不缺。那个段孺人有了身子后,不是一直都反应很大吗?宫中有太医,也有经验丰富女官。想必帮着你照顾一个孕妇,还是没有任何问题。更何况搬到那里去,离宫中就是一道墙罢了。何孺人进宫探视孩子,也方便一些。”

  老爷子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虽说很平缓,但却是一副不容商议的态度。而黄琼面对着老爷子坚决的态度,也只能苦笑点头。他知道,老爷子如此做,除了担心自己出征在外,滕王在搞出什么动作来不好收场。将自己家眷放在他眼皮子底下,想必再没有人敢去骚扰。

  再有一个,便是老爷子对司徒唤霜,或是说司徒唤霜背后的桂林郡王不放心。母亲知道了司徒唤霜的真实身世,可老爷子却不知道。他一直都以为,司徒唤霜是桂林郡王的亲生女儿。担心司徒唤霜与桂林郡王,私下保持联系,做出什么不利于朝廷,甚至是自己的事情来。

  将自己家眷迁居到原来前唐的上阳宫,即是保护但也是监视。这样一来,自己出征在外倒是放心多了。只是一想起,自己若是搬到宫中,林含烟又该怎么办?老爷子会允许她与自己,一同搬到宫中吗?哪怕是现在老爷子已经将其单独隔出来,可那里依旧是皇宫范围之内。

  原来前唐所修的,与紫薇城隔着皇城相望的上阳宫,早在唐德宗年间便已经荒废。到了唐穆宗年间,随着前唐皇帝不在东来,更是只剩下一片断壁残垣。本朝开国之初,河南路境内连番大战,前唐所建的那座以雅致闻名的上阳宫,更是几乎已经片瓦皆无。

  太宗皇帝在东迁,整修洛阳城内紫薇城作为皇宫时,将原来前唐上阳宫也一并扩充了进来。在原来前唐上阳宫遗址上,修建了一组雅致而紧凑的宫殿群,原本作为自己年老时修养的宫殿。不过自修好之后,太宗皇帝直到巡幸西都,祭拜太祖陵时驾崩,也一日都没有住过。

  后来历代帝王,也因为这座位于宫城西面的宫殿群,紧邻洛河使得湖泊众多,而只是将其作为夏日避暑场所。或是闲来无事时,钓鱼休闲娱乐之地。到了黄琼这位皇帝老子这里,或是因为每日忙于国事,或是因为童年时,那些不愉快的回忆,更是几乎从未踏足过。

  因为当初他就诞生在那一片宫殿群。在出宫之前,更是与母亲在那里艰难度日。对于那一片宫殿,他可谓是刻骨铭心。虽说在其真正掌握大权之后,满朝上下加上宫内宫外,都将那里视作龙兴潜邸之地,曾经多加修缮。可老爷子却依旧,从来都未曾踏入过半步。

  如今,却是谁也没有想到居然将那一片,他龙兴潜府的宫殿群,单独划了出来作为新的英王府。只是黄琼惦记着林含烟,以及不想到老爷子眼皮子底下去住,所有还是有些不想搬家。但面对着皇帝坚决的,甚至是不容在商议的语气,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看着黄琼虽然点头,但却有些迟疑的面孔。知道他心中在想着什么的皇帝,却只是有些神秘的微微一笑,并没有再因为此事而多说什么。在看了一遍府内为黄琼大婚做的准备,以及见到正在忙碌的礼部与工部官员后,皇帝满意的点了点头。

  又去何瑶那里,看了看孩子之后,便带着永王与宋王就此离去。就好像他这一趟来英王府,就是为了专门为了检查黄琼大婚现场一般。看着老爷子离去时的背影,黄琼一头雾水。他实在有些没有搞清楚,老爷子这次跑到自己这里来的真实意图。难道就是为了吩咐自己搬家?

  一想起老爷子临走时,有些诡异的眼神,黄琼就一阵阵的有些头大。对于黄琼来说,搬到老爷子身边去住。虽说有些不自在,可在自己出征之后,将家眷送到老爷子眼皮子底下,倒是一桩好事,至少滕王不会在上门找麻烦。可问题是,这林含烟又该如何安置?

  老爷子若是不允许,自己将林含烟母女带过去,自己又该如何的安排她们母女?若是将林含烟与花朵,送回原来的那个安置地方,黄琼是打死都不愿意的。别人不心疼这孤苦无依的母女两个,他还心疼自己的女人和养女呢。自己可是她们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女人,还有自己的孩子整日里面,去受那个尖酸刻薄王长子母亲,还有蜀王那个几个侍妾的窝囊气。尤其是花朵,那么可爱懂事,便是连老爷子与母亲都极其喜爱的孩子,去受那种气在把孩子给带坏了。而蜀王妃会被安置到那里,他倒是无所谓。

  反正自己也不打算在碰蜀王妃,这个女人将来会被老爷子安置在那里,他并不想去操心,大不了事后多给一些补偿就是了。而这个女人也是一个聪明人,即便是回到原来的地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还是很清楚的。更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到她自己贞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