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零三章 这是不可能的

作品:大国风华|作者:丰本|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5-05 00:44:52|下载:大国风华TXT下载
  伦敦到纽约的距离是6000多公里,跨越了5个时区的后果就是提前了4个小时,郑建国21点30上的飞机,飞上三个小时到达纽约的时间,就是不列颠时间24点30分,只是扣掉时差的话,便成了纽约当地时间20点30分,这也是郑建国为什么那么说的原因。

  当然这种对比强烈的差距也只有协和飞机与白天鹅能做到了,这会儿普通航班的波音737巡航时速在800左右,8个小时的飞行到达后扣掉4个小时的时差,也就相当于飞了4个小时。

  很快乔安娜瞅过两人坐在一起的样子转身离去,郑建国便拍了拍卡米尔让她站起,只是就在空乘组送来茶点的时候,旁边的电话跳起,郑建国示意她们俩先吃的接了起来:“喂——”

  “我罗刚,建国你找我?”

  话筒里的罗刚气喘吁吁,显然是在路上踩的自行车有点快,郑建国想到这里也就笑了:“姐夫,你还骑着那辆自行车呢?”

  “啊,不骑自行车我又没有摩托车。”

  下意识的嘀咕句,罗刚说完才醒悟到这话有些要东西的感觉,不过就在他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郑建国便开口道:“上次我看郝运有辆偏三轮摩托,还想着送他辆来着,正好也给你一辆,对了,你知道俺爹娘怎么了?”

  “这个——”

  话筒里的声音陡然消失了会,只听罗刚好似在和人说什么后,他的声音再次传来:“要说咱爹和咱娘的表面矛盾,那是因为咱爹借了点钱给佘正的妈妈,让咱娘发现了。

  而要说整件事的起因过程和结果,就是佘正的妈妈借这个钱是因为佘正的父亲在单位把同事打伤了,动手的原因是那人说咱爹给佘正的爸爸戴绿帽子。

  当时咱爹借出这个钱的时候还不知道原因,佘正妈妈拿了钱给人家后佘正父亲才从拘留所放出来,可他听说这个钱是借咱爹的就把咱爹打了,然后又被抓进去了。”

  “——”

  郑建国终于明白杜小妹为什么会要到不列颠来了,郑富贵和佘正的妈妈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可老娘心中肯定气炸了的,当即是带着对郑富贵的无语开口道:“那,咱爹没事吧?”

  “就是脸上挨了一拳便被人拉开了,片子和检查结果都没事儿,人也没什么不——利索的。”

  罗刚是想用不舒服来形容的,可想想郑富贵脸上挨了一拳,疼肯定是要疼上几天,当然他对这个老丈人也是有些怨念,不过是面对着这个小舅子不敢说而以:“不过咱爹又让派出所把人给放了,说是没什么事儿。”

  “——”

  郑建国只感觉心中几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以他两辈子对郑富贵和杜小妹两口子的了解来说,这肯定是郑富贵心虚了——为什么心虚呢?!

  “这也是自己这只蝴蝶翅膀太厉害了?”

  想起上辈子里两位老人直到最后都没闹成这样,郑建国倒也明白这是条件和眼界变了,自己这个样子家里也是这个样子,想到这里也就开口道:“行吧,既然他们处理好了,那就和我没什么事儿了,对了,刚哥,你的英语学的怎么样了?”

  “我?在学了,没事儿我和你姐都在学。”

  不知怎么扯到了自己,罗刚是下意识的说了,这是郑冬花当时没去美利坚时就叮嘱过的事情,现在算来也有年把时间了:“你问这个干嘛?”

  “俺娘要到不列颠来,我想着你们两口子也跟出来就算了,到时候三姐在这边生孩子,拿个不列颠籍,以后对你们都有好处,你又不想当官的,对吧?”

  想起郑富贵要去进修学校上课,杜小妹要到不列颠照顾杨娜,郑建国这会儿能做的便是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调整,不过随着他的这句话说完,罗刚却是磕巴起来:“这个,我现在调到县教育局来了,秋花调到县财政局里了——”

  “???”

  先是眨了眨眼,郑建国是又仔细回忆了下,才发现好像是没人和自己说过这个事儿,不过想起罗刚的叔叔罗树强连升三级成了羊省的对外联络办事处主任,即便是抛开自己这个关系,善县能这么安排也算是个应有之意,便开口道:“那,你们是怎么想的?”

  “我想的是,我们出去生孩子,会不会对现在我们有什么关碍?”

  罗刚的声音有些迟疑时,郑建国也就明白他怕是在教育局里面应该是干部,否则一个最基层的办事员考虑这个就扯淡了:“现在不会,以后不知道,你去找那个郭怀怀让他给你和三姐办签证。”

  “那大姐二姐那边——”

  听到郑建国下了决定,罗刚是当即想起了另外俩连襟来,以为郑建国是把他们给忘了:“她们倒是经常去看咱爹咱娘。”

  “大姐家不愿意挪窝,二姐家不愿意接受我的照顾,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眼前闪过大姐夫王来二姐夫赵兵的面颊,郑建国倒也不是没对这俩关心过,郑冬花上次还和他说起了,离得近的大姐夫两口子被范萍安排人调进了保温瓶厂,现在是一个正在家里休产假一个每天上下班,二姐夫则是进了微湖镇上的裁缝店,二姐在家里带孩子。

  两家人都有个共同点,不愿意进要整体转为合资公司的三里堡大队。

  当然三里堡大队也有人说是不愿意失去土地,实际上感觉这个影视基地没啥前途,认为给建国公司打工就是给资本家打工。

  郑建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所以对于两家人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其实换个角度去说,都进厂当了工人,这就是一辈子的幸福了。

  倒是对于罗刚,郑建国的期盼比较多,这哥哥吃过寄居篱下的苦,又有懂得感恩的心,人也是比较聪明,对他从没有掩饰过结交的心,不像那俩姐夫连个信都没写过,姐夫的派头足足的。

  可惜这哥哥现在打算混体制——

  郑建国又说了几句算是敲定,放下电话后给家里拨了过去,很快随着郑富贵的声音传来,他却有些迟疑起来:“爹,俺娘说要过来照顾杨娜,确切的说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你同意她出来吗?”

  “我,我得去上学,你娘既然想出去照顾杨娜,就让她出去吧,要不然咱爷俩都不安生。”

  不知是错觉还是电话的问题,郑富贵从话筒里传出的声音有些飘,只是语气中的淡然却让郑建国沉默了会:“那行,你们两人商量好。”

  “嗯,你娘来了,你还要给她说下吗?”

  郑富贵的声音传来,郑建国是才想开口的时候便听杜小妹开口道:“我和他说——建国你问完了吗?”

  “问完了,我也打过招呼了,三姐和三姐夫陪你们过来,我让他去办理的护照,三姐在这边生孩子。”

  听到这两口子平淡的语气,郑建国也是没了半点脾气,他虽然是早在听说过佘正妈妈后有过预料,可也没想着会发生的这么快:“不过可能要点时间。”

  “嗯,那没事儿我就挂了。”

  杜小妹又说了句后挂上电话,郑建国是又找出了不列颠文化参赞的兰斯号码,却在按下号码后醒悟到这都22点了,也就放下了电话。

  “郑,怎么了?我看你不开心了?”

  放着茶点的桌子前,卡米尔满脸关切的望来时,郑建国是扯了扯嘴角在她旁边坐下,百感交集:“我们都知道做人的道理,可是没谁能做到最好。”

  “我感觉你想让所有人不受伤——”

  将小巧的提拉米苏咬下半个,卡米尔到了郑建国面前熟练的坐好后说着,不顾旁边的乔安娜将剩下的给到郑建国,满眼好奇:“但是你比我更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噢,你知道怎么不可能?”

  眼前一亮的郑建国将她手上的提拉米苏吃进嘴里,知道自己先前是钻进了牛角尖,妄想让父母按照他记忆中的样子过下去,也不想让杨娜或者是卡米尔以及那个孩子受到半点伤害,虽然心中积聚的埋怨想要暴打杨娜一顿,然而这都是奢求了。

  如果能够打一顿杨娜就回到从前,郑建国会毫不犹豫的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臭娘们这啦那拉的事儿精,欠揍。

  “你在想瑟琳娜?”

  敏锐的察觉到郑建国眼中的异样,卡米尔便挣扎着离开他的怀抱:“你抱着我的时候在想她?”

  “没有,我是在想咱们下次什么时候见面?”

  瞅着卡米尔娇嗔的模样,郑建国违心的是扯了个谎,果然就见她又跑到了面前,眨着眼睛歪了歪头道:“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但是咱们没有时间,晚上要去练习芭蕾,钢琴,表演,声乐——”

  发现卡米尔好像忘乎所以了,正大口吃着司康饼的乔安娜开口提醒了下她,便转头看向了郑建国道:“郑,你不是想学跳舞吗?”

  “对对对,还要教你跳舞。”

  才想起了那比白天课程还要多的辅导课,卡米尔的注意力也就转移了,接着便转身又拿了块提拉米苏和郑建国分享了,于是三人吃过后卡米尔到乘务组那里找了盘磁带,便和乔安娜轮流强化起了郑建国的舞技。

  只是很快两个小时后,郑建国就吃不消了:“不行,我得休息下,你们俩轮流来,我得休息下——”

  “不过你的技术进步的很快,不是嘛?舞技想要增加,就必须要经常跳,而且有些舞蹈还可以强身健体。”

  瞅着郑建国总是在布鲁斯舞上转悠,乔安娜是早就想让他换个舞种了,然而也就是看着卡米尔和他抱在一起时的融洽,便知道两人都在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于是说完后摆了摆手道:“我也有点累了,你们跳吧,我在这里休息下。”

  “你要不去隔壁房间休息吧?”

  卡米尔突然开口的时候,郑建国便牵着她的手到了旁边坐下:“要不咱们去看看录像带?休息下也该到纽约了——”

  “那好,姐姐你在这里休息吧,我们去看录像带了。”

  卡米尔点了点头说过时,乔安娜却是摇了摇头:“我害怕一个人在这里,我不会打扰到你们的,先前你们那样也没在乎过我啊。”

  “那就去看录像了。”

  郑建国接口说着算是做了决定,三人又吃了点东西后到了门外向着另一个方向的影视间过去时,卡米尔突然想起了个事儿来:“对了,咱们还没拍照来着,我去拿相机。”

  “换卷新的胶卷,别弄曝光了。”

  乔安娜望着远去的卡米尔提醒过,郑建国已经到了影视厅里,没想到里面竟然有盘《青春珊瑚岛》的带子,他就来了精神:“那个,咱们看这个怎么样?”

  “不行,这里面有全果镜头。”

  不知想到了什么,手里拿着个Nikon F3的卡米尔摇了摇头,只是说过后看了眼郑建国:“虽然是替身的,那我也不想让你以为是我。”

  “好的,没事儿。”

  看到她这么大的反应,郑建国将带子放回了盒子里面,便见卡米尔蹲在旁边拿着双眼睛望来:“我听说你们的想法是很传统的,女人不能露的太多?”

  郑建国是没想到她会提起这么个话题,原本想表示下自己的大度和开明的想法一闪而逝,便在说出口时改了口道:“这个以后注意就可以了。”

  前文说过,郑建国虽然是出生于新中国,更是经历过四十年后的所谓花花世界以及公知们的洗脑,可他骨子里还是个传统的共和国人:“虽然这会让你有被束缚的感觉——”

  “嗯,我以后不会拍那些了。”

  甜甜一笑,卡米尔飞快从里面拿出了盘录像带:“咱们看这个吧?还是赫本的《哄堂大笑》,这才上映三个月就出录像带了?”

  “可能票房不理想吧?”

  点了点头,知道看不了多长时间的郑建国也就到了座位上坐好,卡米尔飞快的把录影带放进去后坐到了他旁边,拽起他的胳膊后钻进怀里,找了个姿势后瞅向了大电视:“赫本以前是真的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