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46章 权欲熏心去挖坑

作品:双穿伉俪破凶案|作者:骥伏枥|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5-04 01:10:17|下载:双穿伉俪破凶案TXT下载
  那封匿名信把郎占坡几乎骂的体无完肤,可以说是坏事做尽,欺上瞒下,行贿受贿,贪污腐败,无恶不作。

  晋常在当然不相信那上面所写的都是事实。不管是真是假,这封匿名信的出现,不仅是对郎占坡的揭发和打击,最重要的肯定会影响他竞聘总经理一职。

  直接的结果就是郎占坡很有可能失去竞选总经理的资格。晋常在将不战而胜,而这样的结果对晋常在来说是非常乐意得见的。

  郎占坡对匿名信的出现自然是大为恼火,便让保卫科一查到底,看看是谁在这关键时刻对他进行污蔑。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

  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

  耿浩志在职期间与郎占坡的矛盾极为突出,曾在公司里闹得沸沸扬扬,看那封匿名信的口气就像他所写。

  很多人猜妨就是他。

  公司里自然也有晋常在的亲信,将这消息及时告知了他。

  其实晋常在本人也猜测信是耿浩志写的。不过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对他这个即将竞聘总经理的人来说,是不可能轻易说出自己的判断的。

  特别是关于竞争对手一方的负面信息,更不能从自己的嘴说出来,是以避嫌。

  然而在那封匿名信贴出来的几天里,晋常在却坐卧不宁。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上级领导又来调查关于匿名信的事儿,更让他欣喜若狂。如果借此机会将郎占坡搞臭的话,那总经理一职就非他莫属了。

  为了稳当当的将这个位置搞到手,晋常在决定火上浇油,将烧向郎占坡的那把火添旺一些,把它烤得外焦里嫩最好。

  公司里人们都知道耿浩志和郎占坡之间有矛盾,若是现在给耿浩志找点儿麻烦的话,人们自然而然就会将这个屎盆子扣到郎占坡身上,他将百口莫辩。在竞聘公司总经理这个当口是再好不过。

  于是,晋常在便琢磨着怎么着去栽赃。

  他是不可能直接出面的,还得找一个与耿浩志没有瓜葛的人,他首先想到了孙梓淮。

  这是个社会痞子,让他干点坏事自然不在话下,前提是得给他足够的好处。

  于是他便私下里找到了孙梓淮,那孙梓淮是个见钱眼开的主,经过讨价还价,让晋常在出2万块钱,剩下的事儿就不用他管了。

  晋常在说千万不要捅出大篓子,捅出大篓子与他无关。

  孙梓淮信誓旦旦地答应了,可他不见兔子不撒鹰,要求晋常在先把钱付了。

  而晋常在钱也不是轻易出手的,他看不到效果,不愿意随便把钱拿出来。

  再次讨价还价,晋常在先付一半的定金。

  在坐等消息期间,他意外得知郎占坡不再追查匿名信的事儿了,这让他有些坐不住了。

  如果郎占坡不再在意那匿名信以及上面所说的事儿,那耿浩志对他来说,出现什么情况也就无所谓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他再去给耿浩志找麻烦,岂不是多此一举?

  于是他赶紧又找孙梓淮,决定撤销此事,并要求他返还那1万块钱的定金。

  可孙梓淮是什么人,吃到嘴里的肉岂肯再吐出来?跟他说钱已经给了别人,事儿已经安排下去了,钱是不可能再要回来的。当然,孙梓淮没有透露是他让阮三条去找耿浩志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耿浩志被阮三条撞死了。听说出了车祸,晋常在才知道孙梓淮雇佣了阮三条。

  他的本意是不想害死耿浩志的,断个胳膊断条腿儿的还能够接受,哪成想阮三条直接要了他的命。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可是孙梓淮虽然觉得事儿搞大了,但他钱还是照样催要。

  晋常在忐忑不安,说先避避风头,等交通事故处理完了再给。

  耿浩志出车祸之后,项杨梅又跑警局又去法院,这些事情他自然知道,一直暗中关注着事情的发展动态。

  在项杨梅领取了耿浩志的死亡赔偿金之后,他原以为这个事儿就算了结了,可他发现项杨梅还一直在上告,不过被告不是他,而是郎占坡。

  最初他心中暗喜,觉得这个屎盆子扣对了。

  也正在这个当口,竞聘结果出来了,他如愿以偿当上了总经理。

  上任之后,孙梓淮自然要找他要剩下的那1万块钱了。

  他以此事尚未了结为借口,先不付钱为好,省得惹来麻烦。

  孙梓淮催得急了,他便又说目前手里没钱,等他筹到钱之后再给他。

  而孙梓淮提醒他,没钱没关系,可以跟他叔叔去借。

  这正合他意,公司也需要资金,于是他便想去找孙泰发了。

  正在犹豫,他得知孙梓淮被抓进了局子,担心会把他供出来,心里急得火烧火燎。

  就在莫伟楠去公司找他想调查了解孙梓淮的那天,一上班他就去找孙泰发商量对策去了。

  一开始,他只是提醒孙泰发,他的侄子孙梓淮进了局子,你这个当叔叔的不着急嘛,何不想法把他捞出来?

  而孙泰发却说,孙梓淮进局子是经常的事儿,让他在里面遭两天罪,也算是受受教育,给他点教训,让他以后收敛点,比他这个叔叔去直接教训效果要好些,晚些时候再说吧。

  孙泰发尚不知道晋常在和孙梓淮之间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见孙泰发并不急于捞人,他的心里其实比人家要着急的多,便说,孙梓淮平日做的坏事太多了,在局子里要是熬不住的话,弄不好把以前的陈年旧事全招了。若是那样的话,很有可能会有牢狱之灾。

  如果孙梓淮被判了刑,他这个叔叔也脸上无光啊!

  这个理由孙泰发还是认可的。于是他便打电话给雷蒙副县长,让他帮个忙,如果没什么大事的话,能不能看在他的面子上,把孙梓淮给放出来。毕竟那是他的亲侄子,亲侄子被抓,这个当叔叔的也不光彩,名誉会受影响。

  孙泰发是社会名人,雷蒙又是他的同学,情面还是要给的,于是雷蒙便给县局李怀远打了个招呼。

  领导发话了确实管用,孙梓淮被放出来了。

  出了局子,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当然替他高兴,决定给他设宴压惊。

  孙梓淮自然想到了晋常在,他没事儿,晋常在当然也不会有事儿,于是打电话邀请他一同赴宴。

  可晋常在一直小心翼翼,便以公务繁忙为由没去参加他们的饭局,但他表示,消费由他买单。那孙梓淮自然乐意,便不再强求他必须参加了,那帮子狐朋狗友更是高兴。

  于是,便有了昨天中午莫伟楠和砚司墨在中餐馆吃饭时,见到孙梓淮一众人等也去里面就餐的场景,当然没有看到晋常在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