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不是人的力量

作品:再无人间|作者:我得瘦|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1-05-05 05:05:56|下载:再无人间TXT下载
  再无人间第四百一十六章不是人的力量本章配上音乐,效果更佳!

  音乐名:说再见吧——胡夏

  邪宗

  盛宴厅

  千亦在那宴会厅中上演着自己翩翩的独舞,盛宴厅中众多门主兀自说笑着,那似乎是邪宗少有的一片祥和……

  李一凡和神罗钟离韵所联手打开的新局面,使邪宗在二十多年以后终于可以有机会再度回归到神魔大陆之上,而且是以比从前更高的姿态回归到那片从前背叛了邪宗的地方。这样的结果,对于邪宗众多曾经参与过那场战争的人,对于邪宗的众多门主,对于整个邪宗都是一件莫大的惊喜……

  如今这样祥和的景象也就是因为此事……

  李一凡坐在那属于邪尊的王座之上,扶伤嘴里叼着一颗樱桃静静的看着李一凡。而李一凡脸上竟然也带着微笑。最近的一段时间,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笑的比这几年笑的加起来都多。

  从前坐在这王座之上,李一凡总是会觉得心中空荡。甚至每一次坐在这王座之上,自己心中更多的都是空虚。那个时候,自己除了复活那个姑娘以外,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意义。嗜血如命,只能靠着任意的滥杀,苟延残喘……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宛如一具行尸走肉,又何谈这邪宗之尊呢?

  而现在,事情似乎已经不同了……如今的自己,已经找到了那些已经逝去的人,他们真的需要的东西。找到了真正可以让自己活下去的目的!再度坐在这邪宗邪尊的王座之上,李一凡竟然不止一瞬间的真心觉得,自己配得上这邪尊的宝座……

  龙翔手握着酒杯,脸色微红,步履踉跄,朝着那王座下走去。看那样子,完全是醉了。

  李一凡想来,倒也是不奇怪。龙翔对于这洗冤一事,从来都是执念不浅的。再看看那王座下的众多门主,大憨,肆野,这些曾经真的亲身经历过那场战争的人们。甚至是陈典这个从来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此刻竟然都手握着酒杯,涨红着脸对身旁的大憨吹起了牛逼……

  看来这群人,今天是真的很高兴,很开心了……

  李一凡心里想着。龙翔已经走到了王座之下……

  “邪尊大人!……”龙翔兀自吼了一声,又冲众多门主叫嚷道:“都别逼逼了!……听老子说!”

  龙翔的性子向来沉稳,一直以来,甚至是在李一凡认识龙翔直到现在,印象之中,龙翔都从未有过现在这样的失态,对众人大喊的时候。看那样子,也不知道是喝了多少的琼浆玉液了……

  龙翔见众人安静下来,醉醺醺的对李一凡举起杯:“邪尊大人……我龙翔……我龙翔代表我父亲,代表‘洗冤’的父亲……代表整个魔龙谷!我龙翔敬您!……”龙翔有些语无伦次的对李一凡叫嚷道。

  如果换做从前,以李一凡的性子,恐怕根本就不会理会眼前这个酒鬼……不对,以李一凡从前的性子,也断然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举办今天的宴席了……

  看着龙翔醉的根本没等自己的回复,便是直接干了手里的酒。

  李一凡只是轻轻微笑着举起酒杯:“不胜酒力……”说罢,便饮干了杯中酒……

  “老龙啊……”大憨的声音响起,同样醉醺醺的走到龙翔身旁,一把搂住龙翔:“你喝多了你……”

  大憨醉醺醺的说道:“我和肆野还没敬我们少主呢。怎么反倒是变成你先敬了?”

  “你才喝多了……”龙翔骂着推开身旁的大憨:“我现在,我龙翔……是真心佩服邪尊大人!……”

  “那你这么说……”大憨大笑着:“你从前是不佩服我们少主了!?……”

  龙翔东摇西摆的对大憨摆着手:“去你丫的!”

  大憨笑着跟龙翔打闹着,又看向李一凡:“少主……”

  大憨的样子一看喝的就不比龙翔少多少,低着头,似乎那情绪有些激动,停顿了许久才抬起头来。

  对李一凡说道:“大憨……大憨代表李邪大人……代表夕大人……也代表弑神苑,代表邪宗。敬您……干了!”大憨说罢,也直接抬起酒杯,将那杯中酒一饮而尽。

  看着大憨那眼中的激动,李一凡没有说话,只是再度饮干了刚刚斟满的酒……

  李一凡知道。今天,这眼前的众多门主,在这一刻,恐怕便是那场战争以后人生最最开心的时刻了……抬头望着那盛宴厅的穹顶,心里似乎是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发问……

  问着天虚,问着父亲,问着母亲,也问着李雨痕,问着忆雪……这些……可是你们最想看到的美景?……

  那宴席一直都以一种极度欢喜的氛围进行着,似乎连千亦的舞步都变得轻盈了许多,那或许是因为千亦也感受到了那颗相连的心,前所未有的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快乐……唯独墨铭涵却在跟几个门主说笑之中,眉头突然皱了皱……

  李一凡抬头一直望着那穹顶,并未注意到。

  墨铭涵却在仔细察觉了半晌之时,还是站起身,打断了那祥和的氛围……

  “老师……”

  墨铭涵的声音响起。

  李一凡本来还有些感慨着,听到墨铭涵的声音征了征,心中想着不会这小丫头也要来灌自己的酒吧?缓缓低头看向墨铭涵,可看到墨铭涵眉头紧皱的样子,李一凡却不免眉头也跟着轻皱起来……

  “怎么了?”李一凡问道。

  墨铭涵有些犹豫:“有些事情……想跟老师说……”

  “有什么事说就是了……”李一凡不明白墨铭涵的犹豫……

  墨铭涵则是依旧犹豫着,看样子是不想打断了这邪宗少有的祥和……

  犹豫了半晌,终于挤出一丝微笑说道:“没什么……只是些小事……今日开心,不如就让几位门主接着喝吧,学生跟老师出去说……”

  别人喝多了,李一凡却并未喝多。看着墨铭涵的眼神和那轻皱着的柳眉,怎么看着也不觉得是件小事……

  轻轻微笑着,对墨铭涵点点头:“好。”

  敢要走下王座,却被身旁的扶伤拉住了衣袖,扶伤眼神带着一些呆滞的看着自己,李一凡却已经明白了意思。

  对扶伤笑道:“出来吧,一起透透气……”

  “好!”扶伤没有犹豫,脸上不知不觉的浮现出一丝笑容,显然对于李一凡的回答很开心,赶紧起身跟着李一凡走了出去……

  走出盛宴厅,李一凡的眉头才再一次皱紧,看向墨铭涵。

  “出什么事了吗?”李一凡问道。

  墨铭涵朝着那盛宴厅内以大憨和龙翔为首的一群烂醉如泥的门主们,对李一凡笑了笑:“老师没喝醉?”

  “说。”李一凡淡淡的说道。

  墨铭涵则是咬了咬嘴唇,说道:“刚才……应该是有着什么异常强大的力量突然出现了……”

  “异常强大的力量?”李一凡眼眸轻转:“在哪?”

  “应该是邪尊殿地下……”墨铭涵回答道。、

  李一凡听了却反而疑惑起来,兀自重复着:“邪尊殿地下?”

  墨铭涵明显已经注意到李一凡的疑惑:“有什么不对吗?老师。”

  “啊。没什么……”

  李一凡轻皱着眉头。如今神魔大陆之上,能被除了自己能被称为极度强大的力量的,应该也只有那鬼域之外的九个人,还有就是葬生……

  可是李一凡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这段时间葬生一定不会出现。这并不是一种出于逻辑的推测,也不是什么坐拥铁证的肯定。只不过是一种感觉。但不知道为什么李一凡都认为这种感觉是正确的。另外不得不承认,李一凡从前都是躲着那群人的,可最近倒是很想看到那群人了……

  有些不甘心的再度问道:“那力量……只有一股吗?”

  “嗯……应该是……”

  墨铭涵犹豫着,回答也并不肯定。

  李一凡听了倒是有些纳闷。墨铭涵的感知能力,虽然还比不上上官霜,但是比起自己倒是真的强大的多。如今这种不肯定,倒让李一凡觉得有些疑惑。

  “你都不确定?”李一凡问道。

  墨铭涵则是满脸不解的“啧”了一声:“怎么说呢……我感知了很久。这种力量……好像不像是人……”

  “不像是人?”李一凡歪着头有些疑惑,眉头已经完全没法舒展了。

  要知道,葬生可就不是人啊!

  人类可能都是如此。尽管你平日有多相信自己,可是只要没有确切的答案,到了结果出现的时候一样会感到紧张。就像是你考了一个分数,报考了一个比你分数低很多的学校,那么只要这个学校没有给你打来电话告诉你你肯定会被录取,等到颁布结果的那一天你一样会觉得紧张的不行……

  李一凡现在便是这种感觉。尽管自己总是觉得葬生不会在这一段时间出现,而且自己也确实打心底里相信这件事。可是说到底那也不过就是感觉而已啊!……此刻听到了墨铭涵这句话还是不禁有些坐不住了……

  “去看看……”

  李一凡说罢,已经快步朝着邪尊殿走去……